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谁懂我心
来源:讯博网络    时间:2015-11-21    浏览:401

    再给10倍的时间,我们也没办法和孙正义和雅虎之间谈清楚。因为这是个不完美的决定。屁股决定脑袋。没有人愿意真正在关键时刻承担责任。”

  6月14日下午2时,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微博专栏)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召开了媒体沟通会,就日前掀起舆论浪潮的支付宝股权事宜答记者问。

  这次本不在马云计划中的媒体沟通会有些仓促。事实上,事态已经出乎他的预计。创办于1999年的阿里巴巴正经历着它的“本命年”。

  马云错了吗

  “没想到媒体会这样误读这一事件,上升到企业诚信、契约精神的地步。”马云选择了以上开场白,“这是阿里巴巴的责任,源于沟通不够,所以召开这个发布会。我也听说了一些好玩的传闻,比如我现在去美国会被抓起来,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暴跌跟支付宝事件有关。”

  5月12日凌晨阿里巴巴集团主要股东之一美国雅虎公司发表声明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对支付宝股权调整的交易并不知情,并且董事会和股东对此并未同意和批准。这一声明公布后,支付宝股权调整事件引起广泛的关注,马云本人亦受到无数质疑。

  随后,著名媒体人胡舒立(微博)发表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将舆论推向高潮。文章中,胡舒立指出,马云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后果不可小视。错误的代价不仅是影响马云积累多年的个人国际声誉,还包括阿里巴巴潜在的长远发展机遇。

  至此,原已沸腾的舆论更如火上浇油,围绕着“马云错了吗”这一命题,国内众多知名人士展开了一场舌间纸上的鏖战。马云开始寻求渠道“发声”,以“正视听”。

  文章发表后,胡舒立在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接获马云的短信。正在美国出差的马云与胡舒立以短信方式交谈了2小时;13日下午马云回国后,两人又继续就此事沟通交谈。

  在马云行动的同时,舆论悄悄转向。众多知名企业家站了出来,声援马云,希望舆论不要简单地将马云“斩立决”。

  马云的好友,云锋基金创始人、主席虞锋在微博中为马云喊冤:“为什么不愿给阿里管理团队一些时间,等谈判完调查清楚再评论呢?”他称,“国家要求金融机构外资不得控股,支付这种新型金融工具在规定时间内发牌照,条件是中国人控股。软银孙正义要求名义上转回来,实质上外资仍控股,即VlE模式。面对几亿人的金融数据做实质外资控制,违背国家要求的做法,马云不敢。其结果要么支付宝没牌照不能再运营,要么先混到牌照,等有一天国家、全民发现一个涉及几亿人的金融数据,消费习惯、企业信息乃至相关CPI、PPI等—系列事关国家经济、民生的基础数据库实乃外资控制时,必须撤回。”

  另一位知名企业家,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国军(微博专栏)亦通过微博声援:“一个风雨无阻骑车在西湖英语角自学英文九年,又靠给夜校教英文赚钱的创业者,这些年来呕心沥血打造出了几家全球最大的公司,成为全球行业的领引者和代表,没花国家一分钱,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和税收的创业团队,我们应该给他们宽容和表达的机会。”

  13日晚,马云临时决定召开媒体沟通会,试图“去误读”。“阿里巴巴倡导新商业文明,我们坚信透明、开放、分享和承担责任。”马云说。他第一次决定走到闪光灯下,回答“马云错了么”这个尖锐的问题。

  在媒体沟通会上,支付宝CFO井贤栋就支付宝转移事件作出解释:2009年6月,浙江阿里巴巴以1.67亿元向AlipayE-commerce Corp。收购支付宝的70%股权。去年8月,浙江阿里巴巴又以1.65亿元收购剩下的30%股权。同时,他强调,由于AlipayE-commerce Corp。通过协议安排由阿里集团控制,所以这两次转移仅属于集团内资产划转,3.3亿元只是以净资产为基础的转让价格,不存在所谓“贱卖”的问题。由于目前谈判仍在继续,3.3亿元并不代表卖方将来得到的价值补偿。

  同时,井贤栋称,支付宝在今年第一季度应央行要求,出具了书面声明: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唯一实际控制权人,无境外投资人通过持股、协议或其他安排拥有本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这一声明得到了央行的认可。

  马云对相关事实又作了详解。他表示,2010年6月14日央行二号令发布,其中第九条规定:“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基于对上述文件的理解,和“确保支付宝必须100%合法、100%透明,确保公司能持续稳定地发展”的实际需求,他选择了“当时唯一能做的正确事情”,即将支付宝公司的股权彻底变更为纯内资公司拥有。

  支付宝股权转让是否获得董事会授权?马云透露,2009年7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曾经作出纪要,授权马云等管理层调整支付宝股权来获取第三方支付牌照。但马云未详细解释该授权的范围是否包括将支付宝股权转出阿里巴巴集团,以及终止雅虎及软银等外资股东的协议控制。

  支付宝第一次转移所有权发生在2009年6月,较上述授权早了一个月。对此,马云回应称,6月份的转让是经过董事会口头同意的,只是在7月又以会议纪要的形式明确下来。

  沟通会之后,一位名叫bami2011的网民向胡舒立提出疑问:“您对马云是否过于苛刻了,在展现您的理智与客观时,您是否考虑过像支付宝这样一个企业确确实实是关系到国家的金融安全的,马云如能借次获得控制权将是一件幸事。对于此事,我想一般人起初是茫然,现在怕是开始同情马云了。”

  6年前埋下伏笔

  时间追溯至6年前,雅虎初次携手阿里巴巴时,杨致远与马云多半未能想到如今之僵局。

  2005年8月,雅虎以10亿美元和雅虎中国全部业务作价,换购阿里巴巴集团39%的股权,被号称当时中国互联网第一并购案。

  彼时,这一场“男婚女嫁”谈不上门当户对:雅虎是世界顶尖排名第一的知名公司,而阿里巴巴最核心的业务只有B2B,淘宝网刚刚诞生一年多,尚未有明确的盈利模式。如今成为争夺焦点的支付宝更如初生婴儿。

  正是这场在外界眼中“王子与灰姑娘”的联姻,成就了数年后的两大巨头,并为6年后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之争埋下伏笔。双方的地位经过六年之变已是大相径庭。

  如今,阿里巴巴已经成为全球电子商务的著名品牌,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网上交易市场和商务交流社区,其B2B业务已在香港上市。而淘宝、支付宝异军突起,已经成为阿里巴巴的支柱业务。仅以支付宝为例,调查机构艾瑞咨询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网上支付的交易规模达到3650亿元,同比上涨102.6%。其中,2011年第一季度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占比达到49.56%。截至2010年12月,支付宝注册用户数超过5.5亿,日交易额超过25亿元,日交易笔数达到850万笔。按注册用户、交易笔数以及支付总额计,支付宝都已经超越美国的paypal,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支付平台。目前除淘宝网和阿里巴巴外,支持使用支付宝交易服务的商家已经超过46万家;涵盖了电子商务、虚拟游戏、数码通讯、商业服务等行业。

  而雅虎却每况愈下,市值急速萎缩至今。阿里巴巴的股权成为雅虎重要的支撑。

  不对等的婚姻对双方都是折磨。2010年后,两方关系急转而下。根据协议,从2010年10月开始,持股阿里巴巴集团39.0%经济权益的雅虎,其投票权从35%增加至39.0%,而马云等管理层的投票权从35.7%降为31.7%,软银保持29.3%的经济权益及投票权不变,雅虎成为阿里巴巴真正的第一大股东。

  这意味着,淘宝网和支付宝每赚100元,就有39元是属于雅虎的。

  随后,阿里巴巴向雅虎提出股权回购计划,但遭雅虎回绝。旋即又传出雅虎香港欲进内地与阿里巴巴旗下中国雅虎抢生意,阿里巴巴B2B公司前CEO卫哲言辞激烈地炮轰雅虎是一个面临破产的公司,而阿里巴巴不再需要雅虎。马云本人也用“资本只是舅舅”来强调自己对阿里巴巴才有无可争议的控制权。

  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微博)描述了双方如今的地位:“马云不负孙之大信与期望。淘宝完败易趣。支付宝横空出世一统江湖。最具挑战的阿里巴巴B2B也被马兄在香港上市。马之战绩应超过孙先生和雅虎的预期了。阿里数年内羽毛丰满卓然中国电商一座大山,而雅虎经过谷歌、Facebook挑战其地位一落千丈。当年小弟弟长成大爷,而雅虎这当年全球互联网第一品牌变成‘小三’。”

  曾经的天作之合走向破裂的边缘,直至今年5月,雅虎的声明鸣响了争战的又一次锣鼓。

  阴谋还是阳谋

  此前,雅虎的声明曾将马云是否将股权转移事件告知董事会化为一场“罗生门”迷局。而在媒体沟通会前后,另外的声音浮于水面。

  6月13日下午,巨人网络董事长兼CEO史玉柱(微博专栏)连发两条微博,一条称“支付宝涉及国家金融安全,法规不许外资持有,外资股东却迷信绕开中国法规,马云遵守契约精神提出依法转回国内获得牌照,给外资股东合理补偿。‘卖国专家’却精心设计:先制造3.3亿元的支付宝超低补偿谎言,再批判马云侵占外资神圣利益,上升到道德层面。”另一条则称“阿里巴巴这么大企业,一切都在阳光之下,没有董事会文件,谁可能把支付宝偷出来?马云做不到,‘奥巴马’也做不到。关于支付宝按政府要求转成内资的补偿,马云开出何止10亿美元的天价,老外想敲诈更多人民币,国际投行的华人就导演这场先造谣后抹黑的闹剧。”

  在沟通会上,马云承认,如今国内对支付宝股权事件的舆论批评,已经影响到正在进行的补偿谈判。他说,由于媒体和评论的施压,抬起了软银、雅虎在谈判过程中的筹码和态度,使问题复杂化。

  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是否是出自软银、雅虎的布局,我们不得而知,而另外一种说法是,马云亦可能是推手。

  媒体沟通会后不久,胡舒立在微博上回应说,“支付宝过去五年,都在马云管理的外资企业下平稳运营,何时危及过国家金融安全?所有者与经营者不是一回事,财务数据与运营数据不是一回事。可以通过严格的制度安排,确保境外所有者不接触运营数据,包括你我他的个人金融数据。过去就是这样做的,将来可以做得更好。”这一意见直接驳斥了马云的“支付宝安全说”。

  杭州传媒人士王佩在微博中说,“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引来央行对财付通等支付牌照获得者的警惕。马云一石三鸟:成功地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牌照,收拾了雅虎和软银,变相举报了其余拿牌照的竞争对手外资控股的潜规则。‘胡大姐’(胡舒立)可能想不到自己无意中给老戏骨配了一场好戏。”

  分歧公开之后

  无论支付宝事件出自谁的手笔、有意或者无意,阿里巴巴董事会内部的矛盾已经推向台面。

  马云描述了董事会数方对此事件的分歧,称“我认为在大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这个前提就是首先在合乎政策之下,拿到牌照。”他同时表示,“作为大股东,他们(杨致远和孙正义)作为阿里巴巴的董事,他们都错了。之前谈判,他们利用公司制度的不完美,就采取‘拖’。”马云说。他同时指出,董事会其他成员认为,“中国所有的法规都是可以绕开的”,因此要求以协议控制的方法处理支付宝股权事宜。

  马云几次提及董事会中代表雅虎的董事杨致远和代表软银的孙正义:“再给10倍的时间,我们也没办法和孙正义和雅虎之间谈清楚。因为这是个不完美的决定。屁股决定脑袋。没有人愿意真正在关键时刻承担责任。”马云如此说,“孙正义一直说协议控股为啥不可以?”但事实上,在政府的金融安全政策考虑下,要拿到支付牌照,支付宝必须脱离阿里巴巴,唯此一条路。

  媒体沟通会结束,而支付宝“夜奔”一事的影响远未终结,马云及其团队与雅虎、软银的谈判仍在进行。

  雅虎与阿里巴巴集团此前发布的联合声明表示,三方正在重新回到谈判桌。对目前正在进行的谈判,马云表示,只有一点可以透露:三方现在都在很积极地谈判。

  马云并不是第一个打破缄默的人。美国太平洋(9.42,0.00,0.00%)时间5月25日上午,雅虎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在雅虎2011年度投资者大会上表示,“我们和软银以及管理层股东已经达成了协议—不再公开评论这次交易,也不再纠结于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这从侧面证明了三方正在谈判的事实。

  雅虎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杨致远亦确认,作为阿里巴巴集团的主要股东,雅虎和软银并非不知悉牌照问题事关支付宝业务正常运营的至关重要性,并非处于不知情的局面,他们一直很关注与支付牌照相关的监管政策环境的发展。杨致远承认,“让支付宝成为第一批获得支付牌照的公司是非常关键的。以软银和雅虎为代表的阿里巴巴股东都已经认识到必须让支付宝取得牌照。并且,只有当支付宝转为中国公民所有时,公司才能继续产生价值。”

  然而,支付宝的突围并非仅在此役。在媒体沟通会上,支付宝CEO彭蕾承认,即使已经获得牌照,且得到的资质是同行业中最全面的,但直至如今,支付宝一直未能创立独特的商业模式。支付宝的未来将走向何方,依旧面临众多不确定性。

  事实上,此前的舆论风潮已在撼动马云一贯倡导打造的新商业文明精神。在媒体沟通会上,马云针对评论称,“我们欢迎批评,但我们不欢迎剧作家的评论。”

  6月16日,马云用鲁迅《狂人日记》体发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或可作为此事件的一个休止符:“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地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

  马云与胡舒立往来短信(摘录):

  马云:唉!!今天事情并没有结束,谈判一直在进行之中。讲述真相让朋友股东个人被告……我讨厌民族主义,更反对违背契约精神。对我们来说,企业受人尊重远比利益重要,因为我们企业的年轻人平均只有26岁。他们要走很远的路。我是娃哈哈事件的最大反对者。所以我希望是公平真相的(疑为“公布真相后”—编者注)谈论这事,而不是事情未出来前下自己的定论。

  评论者注重的是评论本身,而当事人必须关心正确的方向和用正确的方法把事做完了才考虑参与评论。我们做的任何事都会让世人分析和评论,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职责。但在尘埃未落地前就下定论是评论者的不客观和不科学态度。

  你相信我会愚蠢到把公司这么低价卖给自己?那么多员工在做,我就留给自己和那个谢世煌?!今天这个世界我们这么幼稚的做法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晕倒。

  胡舒立:你有此远见让我高兴。来路很长。我们如果说错了会改。不过央行政策还是要批评。

  马云:是的。央行我没有办法,那是他们的考虑,我努力过并尝试过。但企业家要做的是大法发布前努力,但发布后尊法是我们的职责。批评是你们评论者的工作,我们当事人很难作为。

  但另一方面,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我的开放主义并不亚于任何人,但我理解未来时代是数据的竞争。我们拥有了国家的经济数据。在美国,我们会碰上同样的问题。

  胡舒立:我也在期待转机,一种新的协议控制形式?

  马云:不可能(有)新的协议控制。我永远坚持的是利益完全可以谈,原则不能乱!假如你有空来看看我们的数据,你会明白这不是在争论娃哈哈。

  胡舒立:一个公平的补偿方案可能还是得显示(阿里巴巴集团)企业对支付宝的间接拥有吧?

  马云:当然,记住我和团队是集团最大的个人股东,阿里集团的利益远远远大过整个支付宝的利益。

  胡舒立:马云,我原来是着急失望,现在是想办法。

  马云:我做事的三个原则:1、100%合法。2、100%的透明。3、必须可以让公司持续健康地发展。今天的结构很难。你懂放和不放的真实意思的。

  胡舒立:我认为这事不应当搞内外有别。中国长远发展应当坚持开放。(来源:《浙商》杂志 文/姚恩育)


返回列表


线